海上风力发电是当今发展很快的绿色能源之一

海上风力发电是当今发展很快的绿色能源之一
海上风力发电是当今发展很快的绿色能源之一。位于临空园区的三峡上海院企业的总工程师林毅峰,是国内最早主持开展海上风电勘测设计的技术带头人。近期,他被中国电力规划设计协会技术委员会授予“电力勘测设计大师”荣誉称号。2006年,中国海上风电迎来了快速发展的黄金期。同年,三峡上海院成立新能源设计研究院,为进军海上风电勘测设计领域做准备。2007年,上海东海大桥100兆瓦海上风电示范项目启动,这是亚洲第一个海上风电项目。当时国内海上风电还处于空白状态,由于工程地质和施工条件的差异,国外海上风电经验借鉴价值也十分有限。欧洲等国际海上风电同行对中国是否能自主完成首个海上风电场勘测设计与建造充满质疑。就在这时,林毅峰从干了六年的水利水电岗位调往三峡上海院新能源院,担任上海东海大桥项目设计总工程师。我们的勘测手段能不能在海上复杂环境情况下把需要的地质参数搞清楚?整个风电场能不能依靠自己的力量设计出来?面对中国海上风电技术“无人区”,林毅峰心里也有些打鼓。“但是作为员工,要服从单位的需求和安排。作为一名党员,更要勇于担当负责、直面风险挑战。而且把这么重大的任务交给我,也是组织上的信任,不能辜负。”海上岩土工程勘察、海洋环境条件分析、风电机组载荷计算、风电机组支撑结构及基础选型……无数个问题等着林毅峰去解决。风电机组基础是海上风电场的主角之一。当时全球海上风电领域,基本上是欧洲传统单桩基础型式“一统天下”的局面,然而在十几年前,这种单桩基础型式应用到东海大桥项目存在诸多的障碍。欧洲海洋地质条件以砂土为主,而东海大桥区域以软土地基为主。如果使用单桩,就像“一根筷子插到豆腐里”,侧向承载力较低,稳定性差。此外,当时国内的施工能力和施工设备还不足以满足单桩的施工需求。单桩、导管架等方案经过反复论证,因软弱的海床地基条件和当时施工能力的制约而被一一排除,林毅峰和团队提出了高桩混凝土承台群桩基础型式——用八根斜桩支撑一个混凝土承台来共同承担风电机组的载荷。这不仅解决了软土地基承载力不足的问题,也是一种“本土化适应性设计”——国内有现成的设备和大量施工经验适用于高桩混凝土基础的打桩施工。东海风电场靠近航道,有被撞击的风险,高桩混凝土承台基础还具备强大的防撞性能。如今,十几年过去了,随着海上风电技术不断发展进步,出现了很多新的风电机组基础型式,但是在国内新建和已建的风场里仍有很大一部分风机使用的是高桩混凝土承台基础型式。学生时代的林毅峰学习的是水利水电工程专业,如今进入了海上风电行业,“跨专业”的转变却并未给林毅峰造成太大困扰。“水利水电与海上风电涉及到的具体学科虽然不同,但基础理论是相同的。而且我有兴趣通过学习解决遇到的问题。”林毅峰觉得,在高度信息化的当下,多学科交叉是非常普遍的,“跨专业”不过是需要经历一个不断学习、适应、提高的过程,而这个过程,无论在哪个行业都是必经之路。为了不断给自己的“知识库”扩容,林毅峰从未停止过学习。除了在项目中通过解决问题的过程学习新知识,2005年至2010年,林毅峰在职攻读并取得了同济大学隧道与地下工程博士学位,在广义有限元理论和工程应用上开展了系统研究,提升作为工程师的理论功底和学术素养。同时取得了国家注册土木工程师(岩土)和一级注册结构工程师执业资格。林毅峰在上海东海大桥海上风电场林毅峰在漂浮风电项目“三峡引领号”风电场二十多年里,林毅峰主持完成的主要代表工程包括亚洲首个海上风电场“上海东海大桥100兆瓦海上风电示范项目”、我国首个漂浮风电项目“三峡引领号”、我国首个百万千瓦级海上风电项目“三峡阳江沙扒海上风场”、我国首个海冰环境海上风电场“河北唐山乐亭菩提岛300兆瓦示范项目”、全球规模最大的海上风电样机试验项目“三峡福建兴化湾海上风电样机工程”、我国离岸距离最远的海上风电场”江苏大丰H8-2海上风电项目”等。他还主编、参编国家和行业标准10余部,发表论文30余篇,主持勘测设计项目先后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省/行业科技进步奖、优秀工程勘察设计奖和工程咨询奖13项。“人来到这个世上,总归要为社会大众做点事。”作为一名工程师,林毅峰的初心是立足岗位,为提供清洁能源技术解决方案作出实实在在的贡献。秉信“实践是工程师的双脚”,林毅峰格外珍惜每一个参与项目建设机会,也一贯全心全意、认真审慎地对待项目出给他的一道又一道难题。